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无错小说 -> 穿越小说 -> 乱明者皇太子

第五百六十章 不当人子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看着余继登离开的背影,朱常洛也舒了口气。
他这么做,其实也是抄袭后世的纪检制度。
虽然,不敢说后世的制度是多么的优越,但是比之以前的监察制度,后世的纪检制度,无疑是进步的。
汉唐之时,那时候监察制度还处于摸索的阶段,但是,那时的统治者们对于监察重视程度也是母容置疑的。
汉时,作为最高的监察官员御史大夫,还曾是与丞相,太尉等齐的三公。
在地方上,汉朝也发明了刺史制度,用来监察地方官员。
但是,到了西汉末年之后,由于天灾不断,皇帝和百官们开始迷失自我,将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谶言纬语之上。
进而导致了汉哀帝更改帝号和王莽篡汉这样的政治闹剧不断上演,直到东汉建立,谶言纬语的威力还在影响着当时的政治生态。
后来的皇帝们为了巩固统治,加强监管,就对刺史放权了。
本来刺史是位列于太守之下的官职,但是,经过乱世之后,刺史竟然成了凌驾于太守之上的地方一把手,压制了太守的行政之权,成了名副其实的封疆大吏!
这也就导致了掌握官员监察之权的刺史,变成了东汉末年军阀割据的野心家来源之一。
后来,又经历了浮浮沉沉几百上千年的演变。
到了朱元章这里,他创造性的将御史压制成了位卑而权重的清流代表,并赋予了他们风闻奏事的权力,可以听风就是雨的任意攻击朝臣勋贵,为朱元章巩固皇权提供了极大的舆论支持!
一开始,这些御史们在朱元章的高压统治下,他们或许还能保持一心为公的态度。
但是,随着嗣位之君的权柄天然的弱于开创之君的事实。
位卑而权重的御史,自然也就成了限制皇权,打击异己的重要的势力;成了士大夫阶级地主阶级的喉舌和代表。
皇帝的权威被清流们践踏,哪怕是像嘉靖皇帝这样的权术高手,最后还是被这般御史们给逼的招架不住,躲进了西苑之中修仙问道,靠着遥控严嵩这个一时巨奸给他当白手套。
但到了最后嘉靖皇帝为了自己的名誉,他还是拔掉无情的把严嵩给抛弃了。
由此可见,明代的御史言官到底是有多么的嚣张!
即便是皇帝他们也不怕,哪怕是被皇帝打了梃杖,他们也不怕,他们甚至还期待着能被梃杖打一顿,然后把梃杖换来的伤,当成骄傲的资本。
这样的心理,说实话,放在任何一位有点羞耻心的封建君主头上都是无法接受,最后只能破罐破摔,躲着不见这些像疯狗一样的御史言官。
这也是为什么明中后期的奇葩君主扎堆原因。是因为他们真的玩不过这帮能说会道,且不要命的文官们。
所以,他们只能躲在后面荒唐着过着自己的一生,并用太监去争去闹,维持自己权力不失。
可以说,也正是因为这种无意义的内耗,才把大明王朝给活活耗死了。
现在朱常洛利用一捧一踩的PUA套路,先将都察院御史风闻奏事的权力拿下。
只要将这个权力给拿下之后,朱常洛才能像一个正常的执政者一样行驶着至高无上的皇权。
不然的话,他的皇权是要被打折了。
午门外。
王锡爵等五人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正当他们想要歇口气的时候,他们就看到前方有一片绿油油的颜色正朝着午门大踏步过来。
这不用想,就知道这片绿油油的颜色正是赵正德刘大用等带领着的近百号七品绿袍御史。
“萧大亨!你快....你跑快,去制止他们!”
王锡爵上气不接下气的直接对着比他年纪还大的刑部尚书萧大亨,这样说道。
萧大亨听到王锡爵的声音后,他差点一个白眼翻过去。
皇太子明明让内阁去制止都察院这帮铁头娃,怎么到了午门这里后,王锡爵就把锅甩到他头上了。
而且,剩余的三位内阁阁老,也是这般眼神的看着他。
尤其是他一直仰赖为靠山的王家屏,这时候居然这样把锅甩了过来。
王家屏喘着说道:“快去....快去,不能...不能让这帮御史来午门!”
萧大亨瞬间都要被内阁这几个不当人子的“小年轻”给气死了。
一行五人,就他年纪最大。
但也就他不是内阁成员,所以,在这一刻,他就成了被内阁支配的存在。
这让萧大亨打心底生气,瞧不起这四个仗势欺人,官大一级压死人的内阁阁老。
萧大亨喘着道:“不行了,老夫年纪了。再跑就要暴毙午门了,到时候老夫就更对不起皇太子殿下了。”
这时候萧大亨也摆烂了,他也不怕什么内阁不内阁了。反正都这么大年纪了,早晚都要退休的人。
还怕他们个锤子啊!
所以,萧大亨也不在称呼自己为下官了,直接以老夫自称了。
萧大亨这句话直接把王锡爵等四人气的翻白眼,这就是不懂规矩!
但是,看着赵正德等御史们越来越近,这时候,王锡爵和其他三位阁老也没工夫给萧大亨上规矩课。
于是,他们四个一咬牙又开始朝着赵正德那边跑去。
萧大亨见状,也顾不得自己年纪有多大了,他也强撑着跑过去。
此刻的赵正德走在众御史前面,晨起的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仿佛是正义之光。
他坚实的步伐走在最前面,拳头紧紧握着,信念坚定。
在他后面的御史也同样如此,他们浩浩荡荡宛如一道正义洪流,朝着午门涌来。
王锡爵和王家屏沉鲤沉一贯等终于跑到了午门广场之前。
他们扶着午门广场前金水桥上的玉带栏杆,倚立着身子,大口的喘息着。
萧大亨紧随而到,他举着手中的从余继登那里得来的刘克用桉的证词及证物清单,大喊道:“刘克用桉已经移交刑部,都察院御史可到刑部大堂听审!”
但是,都已经走到金水桥上的赵正德等御史,岂能半途而废,他们还是仰着头,雄赳赳气昂昂的朝着午门而来。
王锡爵这时候也终于缓住了一口气,他也大喊道:“来者止步!”
与此同时,王家屏及沉鲤,沉一贯也跟着大喊一声:“来者止步!”
这四人苍老急促的声音,顿时让赵正德等的御史队伍为之一震。
这样的架势他们也没见过,什么时候内阁阁老们会到午门阻拦御史进谏了?
这种情况好像从未发生过啊?一时间,气氛也微妙了起来。
于是乎,赵正德和刘大用就不由自主的在金水桥头停住了脚步,看着金水桥另一头的四位内阁阁老和一位刑部尚书。
看到赵正德他们停住脚步,王锡爵等总算是舒口气。
王锡爵正正身子,然后说道:“诸位御史此桉已经查明事实真相,皇太子已经将刘克用桉移交刑部处理,诸位若想知晓更多内情,可到刑部大堂听审。”
“本阁与内阁其他阁臣亦会同时到场,请诸位御史行驶监督职责,保证此桉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王锡爵一开口就稳住了正在犹豫了赵正德等人。
赵正德看着王锡爵及王锡爵身后的三位阁老和刑部尚书,他也明白,能让四位阁老和一位尚书这么着急的赶到午门来阻止他们。
肯定是出了意想不到的变化,为了能够稳操胜券,不至于掉进阴沟,赵正德对着王锡爵等拜道:“我等听从元辅安排。”
————————————
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