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无错小说 -> 穿越小说 -> 汉末第一兵法家

第七百零三章 巨鹿直辖县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约十五万人全部按乡属分完,所剩的最后一部分,乃是非巨鹿本地人,也就是,巨鹿周边郡县的人。
屯田范围只在巨鹿境内,外边的没办法,索性只能把这剩下的额外的几千人单独放一个区域,让他们自己个找去。
所有巨鹿人力,已全部分完了,军令下达,令所有人尽最快速度找到家属亲戚,过期不候。
留出了半日时间去让巨鹿人去找各自的家人,这半日时间完全足够充足了。
其实当乡属划分好之后,当同乡之人聚集一坨之后,人们便一刻不愿多等的去以最快速度去寻找到了亲人,李孟羲留出的半日时间,稍有多余。
人们早就是找到了家人,幸存的巨鹿人们,一伙伙凑在一起,火热的聊了半天之久。
至午时,李孟羲看似乎差不多了,他下达的新的命令,命令是,不日屯田,按户为单位分田,每户最好是直系亲属三代,而不可一族共聚一户,人多了,也按户分,不管一户多少人,田亩都一样。
话说的很清楚了,是要分田了,且按户来分。
田地对百姓的吸引力是致命的,而官方说的很明确,大户要是算一户,分田仍然是一户的田,为了田地,百姓们心眼活跃了起来。
立刻,便见各处乡旗之下,人声闹哄哄的,各处乡人,但有家人亲属的小团体,一家一族人开始商议着怎么才能多分点地。
官方说是,最好是一户直系三代。
为了多分地,一家有老人两个,儿女四个,孙儿三个的家庭,便自分了老两口两人,四对儿女分了四家,这就,分了五家出来。
约两刻,又有令下,说若是分好了,按户相互散开,也好清点。
李孟羲便看到,本来密密麻麻的人流,自动的分散成了一个个的小区域。
见到这一幕,李孟羲隐秘的笑了。
李某人曾经并不完全是坦荡之人。
早在之前,在涿州,当时攻破黄巾程远志部之时,当时李孟羲在处置俘虏的安排上,他给刘备提了一个两全其美的计策,他说,可以发俘虏遣散之粮,但,只发三五日,使其虽有粮,却不足归家。
如此,义军既给粮了,必被黄巾感激,人心已得;同时,虽是给粮了,但,三五日粮,根本不够归家,于是,实则俘虏们还得留下来效命。
这就等于,一点粮没出,还赚够了人心。
于当时,李孟羲对自己的计策满意无比,他称之为阳谋。
然而,刘备毫不留情的斥责了李孟羲一番,刘备乃说,人心如炬,当真以为,百姓分不出个真心实意?
当时,刘备无疑给了李孟羲当头棒喝。
自此以后,李某人便从未用过诡诈手段经营人心,未曾一次。
可今日,李孟羲终于诡诈了一次。
说是按户分田,而其实,李孟羲的根本是打算,其实是按人头分田,之所以说按户头,是为了故意让这十几万人,把大宗大户分的荡然无存。
于百姓而言,有亲族在旁,遇事也能有个照应,也能不为所欺。
若巨鹿仍是旧时代,若为百姓好,便应该让百姓依家依族的生存着,可,李某人已准备给巨鹿人人配发强弩,李某人已把头颅赌在了公道上。
巨鹿将有公道,不远的巨鹿,将是人人傲昂,将无有人人相欺。
反而,到那时,乡人聚众,村族报团,反而是对公道的不利。
故,为公道计,巨鹿一地,当不能再聚族而居。
十几万巨鹿人,十几万黄巾旧人,他们全被李孟羲算计了。
十几万人,但凡还有点家人亲戚的,他们自己个就把自己个给拆成了小家。
与此同时,李孟羲在拿着地图,对着地图,跟关羽在商量泥沙俱混的计划。
“巨鹿在哪?在中吗?”李孟羲找着地图,巨鹿果然在中,“那就,巨鹿乡人,迁散东南西北。”
“广宗在东南,那就,迁西北,西北为,曲阳。”
……
要泥沙俱混,操作起来很复杂,不仅是得东迁西,南迁北,还得是,东南西北相杂,若不然,巨鹿人整体迁到广宗,结果是,巨鹿的乡党,整体到了广宗,巨鹿乡党还是乡党。
所以,为尽可能完全的打散乡土秩序,李孟羲做了周密的安排,他写了长长的操作计划与步骤,最后,还结合之前收集到的各处田亩概括,再计算各乡耕地与所能容纳的人力,对整个计划做了精细的修改。
这一通下去,花了李孟羲足足两个时辰。
当李孟羲揉着发酸的脖子抬起了头,他朝人群看去,当他看到,人群依然还是好好的保持着稀松分散的状态时,他再一次隐秘的笑了。
之后,唤过涿州老卒几百人,拉到旁处,李孟羲向涿州老卒们秘授方法,告知,可这般,这般,这般,李孟羲只告知方法,却丝毫不说为何。
待李孟羲带着士卒回来,本略有懒散的十几万人巨鹿人,立刻都瞩目过来。
第一步,李孟羲先朝十五万人下令,“我军匠营何在?匠营众人,领亲属出列!”
此时,李孟的信誉,和义军的信誉之强,在这里体现的淋漓尽致。
若是信誉不够,喊人家人家不知是要杀头还是要干苦力呢,犹犹豫豫,甚至藏着不出。
可相处已日久,匠营哪里有苦活干,没有,匠营环境宽松,还无人欺辱,还奖赏丰厚。
而今匠营众人,谁手里没有个一两张军票?
虽说,军中物资贵乏的缘故,每次奖赏,只有票据,实物只一二斤粮食,但依义军信誉,匠人们丝毫不疑来日有兑换之时。
匠人们从十几万人的队列里脱离,有亲人的,带着各自的亲人,没亲人的,便独身一人来到匠营属旗下汇聚。
匠营数部,有铁匠营,屠营,木匠营,陶匠营,建造营,等等,这些匠人们,全都回来了。
而据李孟羲观察,那些拖带家口的匠人,带的人也不多,最多的也才四个,不过是带了老迈爹娘,一个内人,一个娃娃而已。
超过六口的,一个都没有。
这说明,匠人们也有小心思,都把家分的小小的,都想多分点田地。
李孟羲笑了笑,又很快把笑容收敛了。
见匠营全出来了,核算人数也对,之后,李孟羲再下达命令,“妇孺营,出列!”
妇孺营乃是,军中所有老弱妇孺所聚集的所在,那些没有劳动能力的小孩子,那些没有残疾和老迈之人,还有孕妇,等等所有的没有劳作能力的人。
对于这些没有劳作能力的人,把田分给他们,既是浪费了珍贵的田地资源,而且,他都没有办法种地,再把田给他,不是等着让他饿死吗。
所以,对于这些老弱妇孺,既不能让他们浪费土地资源,也不能让他们真就饿死了不管。
李孟羲有另外的安排。
就比如铁匠营那里,就比如烧柴冶铁的时候,烧柴的是铁匠们自己在烧,而其实吧,烧柴而已,用不着一个铁匠,甚至用不着一个身强力壮的人,哪怕一个双脚残疾的老翁,他也是完全可以胜任烧柴工作的。
反正是,无论是强壮的还是残疾的,反正冶铁的时候,必得耗一个人力。
李孟羲构思的对没能力种地的老弱妇孺的安排,就在这里,更明确一点说,对老弱妇孺的安排是除了种地之外的,其他行业。
比如,不需要体力和繁重劳动能力的手工业,比如,给炼铁炉烧柴,比如,造纸,比如,给木工打下手,比如养鸡鸭牛骡,喂养战马。
李孟羲有大起手工制造的诸多计划,因而,能安排的下大量劳动力低下的底层人。
稀稀拉拉的,妇孺营的人也全出来了。
妇孺营连傻子都有,还不止一个傻子,傻子嗷呜嗷呜的蹦跳着过来了,想到处乱跑,傻子的老娘怕傻子闹事,生气又心疼的很给了傻子几巴掌,傻子委屈的不行,吵吵着。
李孟羲目睹着傻子从身边走过。这些人,就不要分田了。
妇孺营之后,李孟羲又下令,!“君子营,军医营旧人,出列!”
君子营,乃是十几万流民中所收集到的所有读书人,有几百个,军医则是不多。
待这两营都带着家属出列之后,想了想,还剩最后一部不需屯田的人,乃是战兵,一万一千精锐战兵,和他们的亲卷家属加起来,又该有多少。
等战兵万把人带着大量亲属走到后面,半天,人齐了,李孟羲朝前边一看,他突然发现,本来乌泱泱的,空了许多。
李孟羲嘴里滴咕着,(你妈妈,种地都没人了……)
李孟羲这时意识到,之前估计的,屯田人力有十三万,现在想来,这个数量有点乐观了,当时忘了计算匠人们的家属亲众,尤其是战兵们的家属亲众。
战兵们的家属亲众,也是不能参与屯田的,至少,不便离开太远去屯田。
战兵倒还好,军营吗,本就是重地,一年半载不见家人,这也应该。
可匠人们呢,人家就是打个铁,结果老母妻儿远在百里外,这如何能安心。
可,问题就在这里,关键的部门,比如战兵和匠人们,他们的家属,好多都是可以种地的人力,而要是把他们全都安排成造纸等手工业去,则手工业却安排不下那么多人。
所以,有能力种地的,最好还是种地,但,应该是就近,军属,匠属之类,种地归种地,应该是安排在巨鹿附近种地。
这样,巨鹿本县便成了特殊一县,巨鹿一地的耕地,就不再是屯田了,而是,直辖。
巨鹿就成了军队,匠人,政治人员,及这些人员亲属的所在之地,作为最重要人员和最重要人员亲属的聚集地,巨鹿就成了中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