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无错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越后满级大佬爆红娱乐圈

第四百六十二章程维访谈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程维的访谈在她自己的工作室进行,叶初吃过午饭后,司机周叔将她送了过去。
今天叶初是素颜出镜,程维工作室的摄像头怪不会捕捉艺人角度,一般都会让那些活在精修图里的艺人原形毕露。
左右都会拍的很丑,那还不如直接素颜。
就因为这个原因,很多氛围感爱豆都不敢答应程维的访谈。
程维还在和别人商讨重要事宜,叶初被前台迎进了一个休息室里等待,反正还没到约定的访谈时间,叶初索性玩儿起了手机。
约么十五分钟后,程维亲自到休息室接了叶初前往访谈室。
这个地方的光线布置不太好,周围的装饰物浓墨重彩又比较反光。
听说这是程维的个人喜好。
叶初对此表示尊重、祝福!
程维一身休闲西装,头发烫卷后用发卡别在耳后,看起来十分知性。
“叶初你好,欢迎来到程维访谈,你请坐,咱们还是老规矩哈,进门开始就在录制了。”程维礼貌地和叶初打招呼,彷似之前她没有和叶初做过自我介绍一样。
叶初亦是轻车熟路,招手笑道:“你好!”然后坐在程维旁边的沙发上。
两人距离约一米。
“那咱们就开始吧。”程维从来见叶初开始,脸上就一直没有笑容。
那种了无生气的脸彷似谁欠她二百万似的。
知情的人都知道,程维无论是生活还是在节目中都是一张厌世的臭脸。
得亏她周身的气场相对温和一些,中和了她脸上表情的煞气,不然她走在大街上,准能吓哭一堆娃娃。
叶初点头回应后,程维便开始对着镜头做起了叶初的介绍,介绍时长一分钟。
关于叶初的基本信息,网上多的是,也就没什么可讲的。
“那么今天我们访谈的主要内容有两点,一个是生活中的叶初,另一个则是网络上有很多关于你的传言……”
“江湖传言?”叶初忽然打断程维。
“是,你是怎么看待那些所谓的江湖传言的?比如前段时间传言你和影帝王童深夜吃火锅”程维问。
叶初道:“那些谣言我并不放在心上,吃火锅是因为我那天嘴馋,恰好想吃,遇到王童,就请他一块儿吃了,你知道他和我有部戏,我们很熟悉,是朋友。”
“对,你们除了《萧太后》还有综艺,我想问综艺里的你和现实的你有什么区别?”
“有很大区别,我没有综艺里那么活泼其实。”叶初脸上的笑澹了一些。
“为什么差异那么大?”程维追问。
“人不可能每一个时间都是一种状态,就好比《哈》,那时候我才从选秀综艺里出来,那个地方有一群朝气蓬勃的女孩子,我深受感染。”
“你在选秀里表现的很优秀,你不出道是因为不想走爱豆的路线吗?我看你似乎本来就没有规划走唱跳。”
“那不是大众投票吗?”叶初反问。
程维一噎,旋即问:“出来后为什么不唱跳?”
“我更适合做演员。”
“也对,你对你的演技满意吗?”程维眼神犀利了几分。
“目前来说还行,离那些老戏骨前辈们差远了。”
“你觉得你和影帝王童谁的戏更好呢?”这个问题回答不好很容易得罪人。
叶初道:“王童不愧对影帝的奖杯,我差一些。”
这话出自真心,王童在很细腻的情感表达上更胜她一筹。
这也是她出演上半年的正剧《情满四合院》时真切的感受,生活化的戏对她来说有些难度,难上加难的是演怀孕和生孩子,之后还要带孩子。
她因为对此陌生,差点儿令导演翻脸,直到后头她想起了王童的演技,她观察了很多母亲的模样之后,更加深人物解读才把角色塑造起来。
导演都说她有质的飞跃。
这是她第一次出演一个平凡普通的角色。
她甚少见过也没经历过。
艺术始终要接地气才算完美。
“那你是觉得,你差一个影后的奖杯?”
“你觉得是,那就是。”叶初反怼。
程维当即换了个话题。
“在生活里,下班后你都会做些什么呢?”
“整理资料,编写一些东西。”叶初没有乱说,《修仙基础药理手册》这个基础性的教程,她目前编写到丹药种类了。
修界资料残缺,甚至连丹药都甚少见到,这个也得全靠她编写。
不拍戏她也很忙。
“哦?听起来很高大上,是什么教材还是?”程维知道叶初学历不错,但她下意识认为叶初没那个能耐编写教程之类的东西,但她还是问了。
“都不是,科普类的,有人委托我做我便做了。”
“你都不逛街什么的吗?”程维有些好奇。
“很少,除非有事,否则我几乎不出门,需要什么现在派送很方便的。”
“看来你是个宅女,那你在家除了编写东西还喜欢做什么?”
“打坐。”
“打坐?”程维诧异道:“这是……你信佛还是?”
“不,纯粹的冥想。”叶初正色道:“要相信科学。”
“哈哈。”程维皮不笑肉也不笑,却能感觉她心情不错。
“你一个人住吗?”
“有时候助理会住我家。”
“那就是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个人,没有找另一半的打算吗?”
叶初摇头,她不可能找另一半。
“也是,你现在还年轻,多等几年也无妨。”程维自己说服了自己,还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
“还有一件事,听说你有个继姐去国外了是吗?”
这才是劲爆点。
“应该是,我们互相没有联系方式,我并不清楚。”叶初回道。
“之前发生的事很激烈是吗?”
“有些复杂,网上很多人觉得我们是豪门争家产,发生内斗,其实没有这回事,我之所以拿到公司不过是因为我有一位好妈妈而已。”叶初说得模棱两可,而事实上的确如此。
叶繁星永远也得不到叶家的一丝一毫,张阿雨同样如此。
叶梁国负心薄幸,外卖彩旗飘飘,他的思维是家产留给儿子。叶繁星以后要嫁人的,公司股份怎么能给一个外人?
“你是要正面回应这件事吗?”
叶初点了点头:“算是吧,她母亲很不幸癌症晚期去世了,医院能查到病例,至于她,我挺替她感到惋惜,我们都没有了母亲。”
“人世无常,没有必要伤感。”程维安慰道。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伤感?
“之前看陶启衡在微博上说你们是谈生意,能问是什么生意吗?”
“既然有疑惑,我便一次性揭开,习武的人身上很多暗伤,我会针灸之法,那天到场的都是陶启衡的打拳的朋友。”
“方便现场展示吗?”程维这样问,其实也是另一种替叶初洗白的方式。
“可以,麻烦取下我的包。”
叶初从包里拿出一次性毫针,程维就成了那个被扎的模特。
“你最近是不是胸痛?”
程维眼神一震,点了点头,道:“是,乳腺增生。”
叶初取出三根针扎在程维手腕处的穴位上。
“你只需静静地坐着,感受疼痛慢慢消失,有什么东西消下去。”
片刻后,程维惊喜地站起来,差点牵引到手上的针。
“很有效,我不疼了。”
“再等等,就这样采访吧,再过十分钟取掉。”叶初示意程维坐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